开山点滴故事


story-1

开山顽童的大玩具

 一开始讲师操作怪手动作非常的慢,不能随心所欲的大幅操作,手轻轻脚慢慢,但在高手调教加上无与伦比的超强悟力,透早就对着机器比手画脚、暗自描摩,晚上再把流程Review 几回合,一回生,二回熟,练久了就游刃有余熟能生巧,操作花式也能驾轻就熟。


story-2

重现四十年前的山顶瞭望台

“在我小时,中岭山山顶有座瞭望台”,这可是讲师在茶余饭后的口头禅,大家每每视为“阿公在讲古”般,当成耳边风一股脑儿溜过;但讲师是说到做到、相信 事在人为的实现派!重现山顶不到五坪大的瞭望台,早已纳入他的“隐形”建设蓝图中,那是个群雾所包围的昏暗早晨,陪伴我们的是连绵不绝的呵欠和草莽荆棘。 放眼望去尽是芒草与杂树的天下,根本是一片荒芜,何来的儿时瞭望平台?


story-3

功成身退的“老蓝”

年纪半百的蓝色老爷小发财-“老蓝”,就是在下敝人我!

黑黑的烟噗噗狂冒、底盘也不断漏出油、时速长年维持在15km—即便如此,我依旧跟着主人上山下海。说道爬山,我常上演无法完全煞车、自动下滑挡都挡不住的精采演出,令座上客瞠目结舌、惊叹不已,个个大冒冷汗直念菩萨保佑。


story-4

“留德”的打石教授

常有人上完黄庭禅课程后,迷恋上宁静而幽雅的禅院风光,应讲师之邀留下来参与开山活动,有个留德教授就在这样的机缘下,留下来打石打了三个月。

讲师曾随口提及小时候看过父亲“打石”,说再大的石头都会裂开,还说有一天他也会带领我们打石头!“光凭记忆就要教我们打石头?”那教授满脸狭狐疑!


story-5.1

英勇的开山先“蜂”

开山过程中,讲师都是部队的最前锋,一有任何状况他都是第一个要面对的:好的是第一个受益,不好则是第一个受伤,其中就常常有一些意外的”刺”激。什么呢?那就是蜜蜂!

话说某天,讲师正在劈荆斩棘,无意劈到了一窝的蜜蜂,跟随在后的我们


story-6.1

深谷下的水塔

禅院喝的是什么水?我们喝的是大自然的产物:‘山泉水’。既是老天爷的恩赐,那喝水、用水之大事当然要看老天爷的意思啰!

一天,讲师说:‘人人有水喝,那是最好,但只有我们有水喝,别人没水喝那就不好了!’于是讲师就在山林里四处勘察,终于在一个离禅院大约五百米外的一个地方


story-7

屋顶居然没漏水

问我最喜欢中岭山的哪里?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:‘二楼可乐瓦的屋顶’。嘿!这个地方,现在要上去那可就难啰!或许请老鹰帮忙载上一程还有机会,因为为了安全起见,并没有留下通路啦!

当初讲师带领着我们爬上屋顶动手钉可乐瓦时


story-8

邻居笑我们种杂草

一日,在山坡上奉讲师之命,将杂乱无章的芦苇、乱草除去,并把地重整了一番,重新有规划性的种起讲师特选抓土力甚强的‘杂草’来了!当种得正起劲时,邻居的阿伯出现了,他说:‘小姐、小姐,哪有人那么憨啊?杂草它自己会长,哪有人会花那个憨工,还去种它!’


story-9

声光十足的晨曲…

拓荒初期,禅院还没有开始建设,大清早坐在黄土上,远眺大千世界的滚滚红尘!彷佛罝身天上看着世间人清晨梦告一段落,接下来该给咱们的菜仔、草仔爱心的滋润啰!看似单调、无趣的‘浇水’工作,我可是‘乐在其中’呢!

阳光洒在喷雾的水舞中,射出一道七色的彩虹


story-10

‘小黑’与‘小白’

我们曾经拥有两只小土狗,一只叫‘小黑’、一只叫‘小白’
它们是最好的公关当有客人来的时候它们总是摇着尾巴‘欢迎光临’!
它们有时也跟小朋友一样会吵架,但是一下子又和好了!
它们最喜欢追着蟾蜍到处跑,连树上的飞鼠也不放过!


story-11

亲睹大石头滚下来

还记得91年的纳莉台风,连续带来多天的豪雨,以至四处灾情连连而北宜公路多处坍方更是严重。因为一心系着中岭山禅院这片林地是否受损?所以还是往层层 关卡的交通管制前进,正在高兴好不容易即将到达双峰路的入山口,忽然惊见一颗好大的石头,就像电影情节般,在眼前滚落下来,当时我与心怡都看傻眼了,只 有两个车身距离耶!一颗几乎比车顶还大的石头就这样滚落在我们面前!


story-12

台风天勇闯中岭山

台风来袭前夕,进了山路,发现原本清澈无比的溪流,早已变成滚滚黄河,颗颗巨大的石头滚落在河床上!

一下子看到、躺在 路中间的树干下车合力把它挪走,一下子看到、山壁被大雨冲刷出的小瀑布突然溅起,打在我们的车窗


story-13

迎战“风婆子”

入秋的深夜,走在街坊上,迎面吹来的风已有微微的凉意,更甭说是那位于海拔六百公尺的中岭山了,一阵阵刮起来简直像是个风婆子般,在你耳边毫无忌惮的”咻咻叫”,并且还深带着一股不容小看的寒意,向你宣示这儿可是它的地盘哦!


story-14

“老竹帆布”棚寮

在辛苦了一天,付出一身的劳力、收工之后,大夥最佳的饭后娱乐节目,便是聚在简陋的厨房里,生起一堆的柴火,簇拥在一块儿烤火。这个临时搭建的厨房,只见 几根残旧的竹子为梁柱,两三块缺损破旧的帆布交错叠成的屋顶,面向西方是由一面会不停的随风狂摆摇动,随时都有可能会面临被狂风骤雨吹垮瓦解的单薄帆布所构成的


story-15

蜕变的“都市肉鸡”

日出而作,夜半而息常是我们一天的写照。透早五点时生龙活虎的讲师会用锯木头的引擎声来告诉你:“起床啰!”常常上工前是边睡边刷牙边拿工具,直到做错被 大喝一声才完全从午夜梦回中惊醒过来。负荷量是原本抱着细小的树枝都会喘,蜕变成如今二、三十公斤算是”小卡”这都要拜这个开山特训。


story-16

雨中竹棚烤火

中岭山常常下雨,所以在雨中工作是常有的事,那时临时厨房才搭好(用竹子及帆布搭的),没有门、没有电,只能用来遮遮雨,吃个饭,和坐着闭目养神的地方。若雨下得小我们依然上工,雨下的大时就回到临时蓬内烤火取暖


story-17

千金小姐野地摸黑下厨记

中岭山什么都没有,就石头最多。! 初期,为了要种菜,种草皮,,不知捡了多少次的石头。从大颗捡到小颗,捡着捡着,黄庭紧了,身体沉重了,然后心开始碎碎念~~~石头怎么那么多,捡都捡不完,一大片要捡到什么时侯呀!真是捡得烦躁不已!


story-18

开山修行第一课-石头

中岭山什么都没有,就石头最多。! 初期,为了要种菜,种草皮,,不知捡了多少 次的石头。从大颗捡到小颗,捡着捡着,黄庭紧了,身体沉重了,然后心开怡碎碎念 ~~石头怎么那么多,捡都捡不完,一大片要捡到什么时侯呀!真是检得烦燥不已!


story-19

娇娇女徒手挖山沟

当讲师分配我去整理山沟时,马上有一个念头出现:“山沟!好脏、好湿、好恶心!”胸口马上也跟着紧了起来,声音也加上去:“为什么是我?为什么不叫别人?为什么只有我一个!”心上有千百个不愿意!

我的脚步变慢了,我希望会有点不舒服可以不用工作,我期待老天爷此时能下大雨


story-20

垦荒美女改造工程

从繁华的都市的上班族,跟着讲师到原始森林开垦,的确面临初期的尴尬—比如在搬石头时,身体要蹲下,呈现大外八的马步才好搬,想到“哇!!好丑的姿势!”然后已经在动作中了,又不得不搬,心里又想“真是有损我美好气质的形象!好糗!”

一段时日下来,猛然回想起,哇!自已以前可是没画眉毛就不敢出门的人耶


story-21

没有厕所的拓荒时代

开山初没有“方便”的所在,例行工作第一:找草丛,第二:把蜘蛛网弄掉,第三:隐形起来,直到大家看不到我为止。但紧急时,只好野地芒草内到处”置地雷”,常常是不踩则已,一踩就中弹!


story-22

织出满山绿色地毯

多久没听孩子嬉戏的欢笑声?多久没看孩子在草皮尽情的奔跑?为了实现绿草如茵的美梦,决定在满山遍野撒下草籽。

清晨五点,众人就定浇水岗位—草籽浇水可是有”撇步”的


story-23

搭在斜地上的帐篷

当野外的粗活工作完,可供休憩的帐篷成了我们的最爱,夜深人静时,入帐用功静坐,正襟危坐不到几秒钟,早已睡得天昏地暗,好梦连连。就算强震报到, 也摇不醒我,睡功已经晋级到浑然忘我的阶段。唯一的缺憾是地无三寸平,睡到夜半三更常会滚在一起,睡袋连人一起滑到帐蓬的最尾端,把最睡在最下面的人挤得 是苦不堪言!


story-24

中岭山/风雨安眠曲

中岭山的风可是一绝,平日深夜常常起风,有时帐篷会被狂风横扫,内里骨架被搅得天翻地覆,七零八落连滚带爬的滚到山坡下,好一幅惨相。风势之大简直可用台 风来形容,旁边的相思树林,被风吹得沙沙作响,让你错以为睡在刮大台风时的海边,听到那种狂涛巨浪拍打海岸的巨响,在五百多公尺高的山上,享受置身大海边 的幻相,没有经历过的人,真是无法想像。


story-25

地标笔筒树

一天,讲师到后方的深山里找到了笔筒树,吆喝拓荒集体总动员,深入森林准备移植了!光是那个头,挖出来之后足足有两百斤重,就在讲师“专业”的指挥下,将 横躺的笔筒树头尾绑好了绳子,架好了几根扁担,孔武有力的壮丁镇守前后方要位,而我们这些娘子军则平均交错在树干的两旁,各就各位


story-26

“建字001”号的建造

‘中岭山禅院’的开垦,可是经过合法的‘农舍及道路的申请’的喔!从‘法令不通、到处碰壁、个个刁难、文件转过来又转出去、这个单位踢到那个单位、这个机关跑到那个机关、文件退退补补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