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廉”的故事——仁谦斥藏

“廉”的故事——仁谦斥藏  【原文】

  薛氏仁谦,人占其宅。后得归还,出彼金帛。

  后周薛仁谦,谨厚廉恪。初随庄宗入汴,有旧第,为梁朝六宅使李宾所据。后宾远适,而仁谦复得其第。或告云,宾之家属,厚藏金帛在其第内。仁谦立命宾亲族,尽出所藏而后入。论者美之,后封侯,卒年七十八。

  许止净曰:“人占其宅,而厚藏金帛。迨至物归原主之时,人岂不谓之因果循环,分所应得耶!然此即《左传》所谓尤而效之,罪又甚焉。仁谦尽出所藏而后入,令怙势贪财者,惭愧无地。宜天报之厚也。”

  【白话故事】

  五代的时候,有个名叫薛仁谦的人,他为人谨慎忠厚,无论是做官还是与周围人相处,都很廉洁恭敬,因而也为邻里乡亲推崇效仿。他所在的乡里,廉洁的风气特别好。他被调派与庄宗皇帝一同去汴梁上任,因为去的时日较多,所以带上了家眷及一些贵重的东西。

  而后梁朝有个叫李宾的人,青睐薛仁谦的宅子已久,待薛仁谦一离开,李宾便仗着他做六宅使的官职权势,赶走薛仁谦家中照看宅子的仆人,自己带着家眷住了进去。远在汴州的薛仁谦听到仆人来告状,也只是淡然一笑,安顿好仆人,继续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了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薛仁谦接到调令即将被调回家乡为官,可是自己的家还被李宾占据着,该怎样一家人才能有一个安身的地方呢?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李宾奉命要到其他地方去做官,于是薛仁谦的宅子就要空出来了。听到这个消息薛仁谦松了一口气。

  邻里乡亲听闻薛仁谦要回来任职,便早早在回乡的路上等他。乡亲盼着他回来的心情,像久干的禾苗盼着雨水一般。看到薛仁谦回来,乡亲们都很开心,纷纷帮忙搬东西。当一家人进了老宅后,有一个人悄悄地拜访薛仁谦,凑到他跟前说:“大人,我听说李宾大人很贪心,他的家人也都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,所以他的家人私藏了很多金子在您的老宅里。但是因为他们走得急,又怕人知道,所以没来得及把金子都拿走,还藏在宅子里。他们占了您的宅子这么久,这些金子也应该归您!”薛仁谦一听,马上让所有人停下手中搬运的物品,并让大家全都撤出去,家具东西也先不要搬进宅子。当晚薛仁谦安顿家眷们到附近的客栈歇息。家人和乡亲们对此都很不理解,不知道其中的缘由。

  第二天,薛仁谦便派人把李宾的家人叫来,让他们把藏在宅中的金子尽数搬走。那些人红着脸把自己私藏的财宝从后院挖了出来,一共好几箱,薛仁谦让他们一件不落地全都搬走了。之后薛仁谦让家仆在家中上上下下仔细地检查了一番,确认没有落下东西,才让家眷安心搬回老宅居住。

  薛仁谦这一做法得到了邻里乡亲们的赞扬,大家更加尊敬他了。对一个人的尊敬,是看他是不是有真正的德性,跟他拥有钱财的多少是没关系的。薛仁谦公正廉洁的品德一直影响着周围的人,整个乡里的风气也越来越好。后来,薛仁谦因为做官廉洁清正、一心为民,最后官位做到了侯爵。享年七十八岁。

  许止净评价说:“别人占薛仁谦的家宅,而且在里面藏了很多金银财宝。家宅物归原主时,没人不觉得这是因果循环、本来该得的部分!然而如果真这样做,就应了《左传》所说的:“尤而效之,罪又甚焉。”明知是不好的行为,却跟着仿效,罪过更大。薛仁谦把对方所藏财宝尽数交还才搬入,这样的作为让仗势贪财的人,惭愧无地啊。因此老天最终也给了薛仁谦丰厚的回报。”

  (改编自蔡振绅先生编著的《德育课本》初集第四册廉篇《仁谦斥藏》)

——来自电子报第三百零三期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