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觉失真,正是练习的当下

作者:曾瑾

感觉失真,正是练习的当下  我家住在老小区,没有专门的停车场,各家各户的汽车都停在楼下过道。过道设计本没有考虑停放汽车,所以本就狭小的公共空间停了汽车就更挤了。这几年买车的人越来越多,慢慢地,停车时经常会挡住里面的车子出入。于是大家形成了一个共识,都在车里留下电话,及时配合挪车。

  因为小区停车不便,我一般不开车回家。前几天,因要搬一些重物出来,不得已把车开回家,停在楼下,把挪车电话放在了车窗明显处。车停下的那一刻,内心就开始有一个急的感觉存在了。我摸摸胸口,那股气血有一个拳头大,紧度大概三、四级,热度二。做了个“宽两秒”的练习,加快脚步往楼上走。

  刚刚进门,手机就响了,一个冰冷的女声从电话那头射过来:“你车挡住我了,动一下车子!”我感到黄庭里有一股气血硬邦邦地冲了上来。心里有言:小区停车一向都是这样,我也有留电话,你不用这么不客气吧。一边看着那股气血,我一边回应到:“好的,我马上就下来挪。”三步并做两步跑了下去。来到车子边,却没有发现周围有等待的车子。心里纳闷,按原号码回拨过去:“您好,我已经在车子边了,没有看到您啊!”还是那个冷冷的声音:“哦,我还在楼上。”原来她还没下楼啊!那股气血又窜了上来,迅速塞满胸膛,我的语气也变得有点冲:“我挪开让你后,还要停回来的,你不能让我挪开就一直坐在车子里等你呀!”电话那边的声音反而软了下来:“我马上就来。”我带着一腔气血,把车挪到前方岔路口,不一会儿看到一辆小车从里面驶出,我把车开回原处,内心仍被刚才的气血挂碍。

  上楼时,黄庭卡卡的。突然,心里有个声音对我说:不对啊!是自己挡住了别人,给别人带去了麻烦,还生个什么气啊!继续往下挖,究竟是什么让我有这样的气血呢?本来停车后心里有个急,就是担心挡住别人,给别人添麻烦,也做好去挪车的准备的。是那个冷冷的声音!是那个声音让我感觉到敌意,抵抗的气血习惯性地涌上来了。对方也许就是那样说话的人,是我放大了那冷冷的感觉,把它定义为敌对方。

  讲师在《清静经释义》中有一段禅语:“感觉并不可靠,感觉加上你的习性,一切便失真了。”当时看到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切身的体会,现在用这句话来说明我的状态再贴切不过了。又参了个话尾!赶紧补做一次“成人成己”练习。

  没一会儿,考题又来了。这次手机里传来一位大叔的声音,语气依然让我的气血往上冲,辩驳的话差点脱口而出。还好带着一份觉知,我及时地用手触摸黄庭,感受着一波波上涌的气血。一次次地练习敞开、接纳所有能量的发生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马上就来挪。”话语中我把真诚的歉意传递了过去。

  下楼后,我看见大叔也赶紧说:“不好意思,耽误您时间了。”

  大叔立刻也客气了下来:“没关系。”

  一下子感受到双方的开阔和长养,与第一次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这次练习,与上次不成功的练习对比,让我看到了“宽两秒——成人成己”练习到位之后的魅力。希望自己通过不断的练习,可以把握每一个练习的当下。

——来自电子报第三百零五期

分享: